現任新竹高工總務主任的廖倉祥,過去服務經歷擔任過輔導技能的實習輔導組長,同時也因致力於技職教育,作育英才無數,並積極正面地爭取技職教育經費造福學子,於101年度當選全國十大傑出青年。廖倉祥熱切地分享自己一路技職體系的教育經驗,和到現在新一代的孩子們做技職學習所需具備的能力,他眉飛色舞地說,誰說技職學校是「不會唸書孩子」的去處,技職技術是真正帶得走的能力,雖然辛苦些,但卻能夠陪伴孩子就職穩健,面對未來不再徬徨。

採訪:聯合勸募協會

把孩子找回來,學習弱勢「揪感心」

第一次見廖倉祥主任時,他笑著說:「你們還真是問對人了,我自己就是學習弱勢的孩子,求學過程很不順利,也曾是中輟的孩子,所以我對學習弱勢和中輟生的心態和想法格外能理解。我很希望這些我教出來的中輟生,能夠回歸學校任職,將心比心地執教,就能夠減少很多親師不悅,也更能將孩子的自信心建立起來。」

廖倉祥說,在學習弱勢的班級,主要是招收不具升學傾向或中輟的孩子,輔導他們就業及學習技能。他從相處中了解到,有的孩子就是不喜歡讀書,如果硬逼他讀書,而不去挖掘其他專長或引發其他興趣,對孩子和老師而言都是一種折磨。

而在技職教育,上實習課的時候一定要讓孩子學到技術,學到技術後孩子會肯定自我,自我肯定以後到業界去才可以發揮他的一技之長。對國中的孩子則要用職業探索,對國中生開設的技藝班就已經在協助孩子,預先為高職舖路及做職涯體驗。需要讓孩子知道未來要學什麼很重要,甚至透過這些敲敲打打、操作機器的過程,讓孩子有發洩精力的管道。

廖倉祥主任所帶領的好幾個學生,每每在全國競技的場合屢獲大獎。而這些孩子家境並不寬裕,有些孩子在學校中甚至人際關係不佳,但卻對跨科合作、加工組裝、焊接、配電特別有興趣,並做出成就感。而這些成功果實的背後,要付出更多的心血與時間,晚間及假日留校練習,需要老師在一旁陪伴指導。付出的不僅是人力與時間,還包括了實踐過程中的耗材,點點滴滴都辛苦。

vocationaleducation_theme讓廖倉祥主任感心的是,自己堅持十幾年的教職,教育出不少技術國手,除了屢獲大獎,這些孩子也懂得回饋家鄉與教育界。廖主任說,如果這些學習弱勢的孩子不去學習一技之長,或許一輩子就是在打工過日子,在加油站或便利商店度過人生。他常常跟孩子說,人一輩子有兩種本錢,一種是家庭本錢,一種是自己掌握關鍵技術的本錢,關鍵技術就是只有你會別人不會的,在職業市場上有其競爭性。他非常鼓勵學生將技術磨練好,雖然辛苦,但是對未來職業保障絕對有幫助。廖倉祥也感嘆地說,社會體制長期偏重升學與學術的風氣,導致現在業界十分缺乏技術人員。第一線的技術人員,這樣的工作比較辛苦單調、工作環境條件較差,雖然薪資優厚,但是很難成為現在年輕人的第一選擇。中高階技術管理研發人才,是需要去管理整條生產線和技術大方向的,不了解技術很難養成,目前市場大家常聽見的鈑金、車床、模具都十分缺人,機會很多,年輕人應該培養吃苦的精神,多方嘗試看看。

關鍵能力養成 因材施教未來棟梁

針對青少年所需要養成的能力,廖倉祥主任自有一套看法:第一是,技術目標就是培養再學習的能力。換言之,不是高職畢業,就可以進入業界工作,通常進入業界頭幾年是一個再學習階段。而這階段的能力,就是需要孩子利用學校做為搖籃來養成。這樣的再學習能力與態度培養很重要,也是一輩子需要學習的。

其次,就是健康多元的人際關係建立能力。很多孩子在青少年的這個階段,叛逆或自我封閉。我在校園中也會觀察一些人際關係較差的孩子。例如被班上排擠的同學,學校除了請輔導老師介入外,也會找上廖主任,他會思考觀察可以如何引導孩子。曾經有過不少案例,原本人際關係不佳的孩子,在技職技術磨練中找到興趣所在,進而從技術磨練中建立自信、認同自我,在技術磨練中找到成就感,有成就感以後,孩子面對人說話的表情和神色都穩定許多。廖主任鼓勵這些孩子,每年寒暑假要到不同性質的工廠做職場學習,一方面學習技巧,一方面學習職場適應。

廖倉祥也提出,目前台灣多是中小企業在支撐經濟,在技術線上目前的中流砥柱都是40歲到50歲的青壯族群,卻很難找到年輕一代的人願意做技術接班。在教學環境方面,校園中需要用來做技術磨練的工廠、器械、機具及各種原料,如果要與業界同步,一定要更新投資,一台器械上百萬算是基本投資,所以每當入夜或周末假日,只要學生願意練習,學生兢兢業業,廖倉祥主任也不敢大意地陪伴在旁。

廖倉祥主任常常跟學生溝通一個觀念:「做什麼要像什麼,即便是一個小小的垃圾桶,要做就要做到最好。在小事上琢磨精確透澈,做技術一定要有方法,一定是一次次練習累積的經驗。」青少年面對未來,有硬底子真功夫,久了自然會見真章。

往昔學生今日同事 學習弱勢闖出一片天

vocationaleducation__2廖倉祥主任於學校任職十餘年來,曾遇見各式各樣不管是學習弱勢、中輟生、經濟弱勢的孩子,孩子在學習過程中跌跌撞撞,但是在輔導過程中不斷看見「改變的希望」。每個孩子有其不同的能量及能力。不愛學科讀書的,硬逼他去補習爭取進入大學是一件痛苦的事;許多喜歡術科的孩子,可以鎮日埋首工廠,甚至在畢業後,每逢寒暑假回到母校,找廖主任一起練技術,往國手目標邁進。有的孩子過去是所謂的夜間部學習弱勢班級,晚上上課,白天也在老師的建議下,跟著日間部孩子耳濡目染讀讀書,或是待在學校工廠練習。這些孩子們在協助與培育下,一個一個走出屬於自己的路,有人循著老師的建議選擇教職體系,一路考上師範大學,進入教育體系執教,最終回到母校任教,眼見往昔的學生成為今日的同事,讓廖倉祥感動又欣慰,過去令許多人質疑的學習弱勢孩子,因為曾經走過那一段,回到學校任職後,更懂得中輟生弱勢生的心理與處境,反而更能抓住學習弱勢者的需求,因材施教、伴其成長,也有孩子一路讀到博士,廖倉祥說,只要能 用心教導與陪伴,每個孩子都是社會未來的善果。

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們,不是每個孩子都幸運地能夠得到親師的陪伴,台灣各地的弱勢青年,因為聯合勸募長期與社福團體合作,更能夠透過在地團體掌握弱勢兒少的真實需求與服務。您的支持可以協助弱勢兒少成長過程不徬徨,就學就業更進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