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來,聯合勸募深耕台灣偏鄉,致力於弱勢兒童與青少年的教育與健全發展;而在資深媒體人、作文老師與親職作家陳安儀的眼中,弱勢與偏鄉,並不是幸福的絕緣體,青少年的教育,也不應只有考試與排名。開明的家庭氣氛,讓她與兩個孩子共同面對升學與人生的抉擇,跳脫以往城鄉觀念的限制,用心開創出不一樣的幸福之道!

採訪:聯合勸募協會

跳脫舊有體制思考
陪孩子討論與選擇

在許多人眼中,陳安儀是一個不一樣的家長,因為她與先生讓處於升學階段的孩子,自己參與了學校的選擇,遠離了升學戰區的台北市,一家人遷往宜蘭開始新的生活。這樣的改變,源於某一天女兒對安儀的坦誠,「她在學校很不開心很辛苦,學科表現差,數理又不行,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例如文學、音樂、美術都沒辦法做,反而要花大把的時間在沒有成就感的學科或補習上,過得好沒有自信。」眼見女兒才剛升國中,正值青春年華,對長大的喜悅剛要開始,卻被體制一點一滴地磨損,陳安儀也自問:孩子的求學途徑是真的沒有其他可能,還是自己從來沒有仔細思考過?

自學方案?轉學?出國就學?讓孩子為自己的當下與未來作選擇,在陳安儀的想法中,最主要的決定權,還是在孩子身上。畢竟成長的養分,是為了孩子的吸收與茁壯。最終安儀和孩子們選擇了宜蘭頭城的學校,走出台北,展開用腳書寫「雙城記」的新鮮生活。頭城的山水勝於台北,台北生活舒適頭城還差一點。在這一加一減之中,一家人得到了相對的平衡與適應。

安儀說:「談到教育,我常常覺得人從小到研究所的學校教育,其實從整個人生來看,都只是一個階段,對孩子而言,教育是一輩子的事,不是學校教育才是教育,也不是家長在當下給孩子受什麼樣高消費高品質的教育,孩子就會成長得如何如何。在學校教育的那個當下其實沒有那麼重要,無論用智慧的心態去看,放長到整個人生來看,都沒有升學競爭所突顯的那種急迫與嚴重性。人生很多事情不是操之在我們家長,反而是家長必須放下焦慮,因為大部份家長都是體制內教育出來的,會有不適應感的也許反而是我們!」

對她而言,跳脫出體制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,最值得珍惜的是這是一次發自內心、自然的選擇,原本被視為沉重的升學議題,最終的結果讓父母與孩子都感到舒適自在。

孩子們走向未來的能力
家長也要一起成長

anyichen_theme2選擇就讀體制外的學校,一所不要求強記背誦的學校,很多家長紛紛質疑,不記憶不背誦,怎麼有學習能力呢?在安儀的想法中,背誦或記憶只是一種輔助,其必要性還是存在的。學校不要求強記背誦,家庭的角色和功能反而可以補充進來。透過家庭活動,全家可以一起討論、吸收或學習。

「學問在我們現代說已經是無遠弗屆了,不是說你讀什麼學校就一定會獲取到怎樣的知識。因為在這個知識爆炸的世界,我們這一代人獲取知識的方式和目的,跟現在的孩子已經不一樣了。」

安儀觀察到,兒子很喜歡自然科學,對各種生物有莫名的狂熱。在興趣的熱血指引下,早就熱鬧地開展追尋自然科學的旅程,用許多親身上山下海的過程去體驗自然了解自然。

「這就是世代的不同啊!學校的功能不論在過去或現在都沒有辦法滿足所有教育需求。」安儀的孩子在體制內學校就常問為什麼學校都不教些有趣的課程,如:寫小說、寫新詩、散文…等等。

「有孩子喜歡昆蟲,有孩子喜歡建築,可是從學校裡就沒辦法得到滿足,因為學校不會教你如何你蓋房子或蓋樹屋。所以學校一定是學不到所有東西的,當然學校也不必像八爪章魚一樣事事都教。」

安儀也認為,學校家長反而要扮演一種角色,一種引發孩子尋找與學習的興趣能力,一但打開興趣的大門,孩子有學都學不完的世界。

翻轉學科意義
追尋更真實的自我

所以,如果能跳脫傳統教育體制裡賦予學科的價值觀,讓孩子具備更多元的能力地探索這個世界,如果孩子願意並樂在其中,為什麼不讓他選擇呢?

安儀從本身的經驗,提出四個孩子需要具備的能力:

anyichen_graph1
一、 搜索資料的能力
孩子應該知道他可以去哪裡尋找他所需要的東西、資料、知識。換言之,這是一種解決問題的能力。一個問題如果拋下去給不同的孩子去找答案,很可能大家搜尋的答案或許大同小異,而要搜尋出不一樣答案的東西,則需要各憑本事了。

二、 事物聯想能力
孩子是否有在生活中找到事物之間關聯性的能力。所知和所學是否能相結合。

三、 主動學習的慾望
讓孩子自發地尋找興趣所在,自我省察,了解自己的喜惡與主動學習的能力很重要。安儀半開玩笑地說:「台灣的老師不見得個個都很會教書,但是一定是個個都很會管秩序。」她認為,這種教育方式會壓制孩子的創意,教育者若一直如此,整體而言我們的教育品質不會進步,因為一代又一帶只會教出一群創意被壓抑的年輕人。

四、 自我追尋與自我瞭解
安儀說,這是一件很重要的功課,甚至是一輩子都要去做的。但是我們學校並不教這些。回想我的國高中年代,被壓在一堆參考書與課本下,這些於我的人生發展有何意義?很多人生的問題,不只年輕人,直到四、五十歲的人都還會有困惑,不知道人生活到現在,自己對這個社會和世界有什麼意義。

安儀認為,如果這些探詢人生意義的課題,可以提早二三十年就去知道答案,在青少年時期就可以開始,有何不可呢?青少年階段的好奇心最是旺盛,從這時候就要開始多重的嘗試、觀察、了解自我,不讓教科書和考試掩蓋生命的光彩。就像是念了很多書卻搞不清楚生命的意義為何,是件本末倒置的事。

安儀以自身與身邊朋友為例,刺激孩子的方式包括趁早給他多元多樣化的選擇與親身經驗,可以是旅行、可以是利用寒暑假去各行各業打工、可以去當志工。這些都是幫助孩子去釐清自己的過程與體驗,讓孩子了解所親身經驗各種幕前幕後的甘苦,這些都非常重要,在過程中就要不斷拋出問題、詢問想法感受、討論意見,都是非常好的機會教育。

不害怕親子衝突
修習情緒學分

關於親子間的衝突,安儀認為父母不應害怕和孩子產生衝突而不去討論。雖說青少年時期的自我主義是非常強盛的,但是維持表面上的家庭和諧無助於家庭成員彼此理解。在青春期階段,孩子當然可以保有自己的秘密,不須要事事都跟父母分享。這方面尊重孩子想自己保有秘密的空間,做父母不一定會喜歡但是會努力尊重。

安儀說,教養孩子的時候,常回想父母怎麼對待青少年時期的自己:「我滿意父母對我的管束或態度嗎?滿意父母的處理方式嗎?如果我自己都不喜歡,那就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不要施加在下一代身上。」

她也認為,家庭關係的好壞,其實都是點滴在生活中累積起來的。如果生活中的小衝突有被一次次的討論、溝通或解決,就不會醞釀成大風暴,才不會等到一發不可收拾時一次爆發而發生悲劇。

以誠實的愛面對孩子
超越物質困境

聯合勸募在台灣所支持服務的弱勢兒童與青少年,很多是經濟及社會雙重弱勢,或家庭完全喪失功能的狀態。進而需要在地社福團體介入協助輔導或支持。

anyichen_theme安儀認為,面對家庭的困窘,最積極也最好的態度,就是全家誠實以對,即便是屬於單親、弱勢或隔代教養,家長請不要感到內疚。惡劣的環境對孩子與家長可以是一種養分。家長應該讓孩子了解自己家裡實際的狀況是如何,並且在自己能力範圍中做提供孩子的需要,不要害怕拒絶需求或和孩子說真話。因為每個孩子都敏感柔軟且願意理解,其實孩子心中自有其價值衡量,如果父母間有衝突,或是家庭遇見各種打擊或窘迫,欺瞞只會讓孩子更沒有安全感。

另一面,在世俗定義下的健全家庭也未必代表家庭零問題;教養與家庭社經地位或是否是由一男一女的父母養成未必有正相關,孩子在未來成長路程中會遇到自己的生命貴人,沒有哪個家庭或父母是十全十美,在能力範圍中提供足夠的愛,就能超越物質的貧困與破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