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年級生林蔚昀是道地的台灣囝仔,十七歲時,叛逆早慧的她為了尋找自我休學赴英,因緣際會下愛上波蘭,也遇見了自己的另一半。現在的她是一個三歲半孩子的母親,同時身為作家、波語譯者與策展人,多年來對二國文化交流的投入,讓她獲得台灣十大傑出青年與波蘭文化功勳獎章雙重殊榮。什麼樣的自我追尋讓她踏上異地,而身處於截然不同的人文環境,走過年少輕狂,身為人母的她,對教育又有什麼樣的體驗看法?

採訪:聯合勸募協會

十七歲就自我覺醒
熱烈尋找生命意義

十七歲那年,林蔚昀毅然由高中休學,對於當時的她而言,學校只有升學制度、考試與書本,卻找不到生命的意義,亟欲得到答案的她,將想法與主張一字一句寫出來,青少年時對教育體制的不滿,化為一篇篇批判的文章。

當時的林蔚昀,不斷地尋找活著的意義:「活著是為了什麼?是為了傳宗接代嗎?現在大家關注的競爭力又代表了什麼?指的是增加自己的社經地位嗎? 」這些價值觀,讓林蔚昀的心中充滿疑問。

如今有了孩子,更讓林蔚昀重視孩子的自我追尋與探索。「鼓勵孩子從小開始思考,挖掘自己內心的感受與想法,追尋個人人生意義的同時,也形成了有益於孩子與家庭的成長樣貌。」她說。

讓孩子做自己
擺脫壓力評價

國外的生活經驗,對台灣土生土長的林蔚昀來說,又是另一種震撼教育,例如波蘭父母對孩子的教育觀,與台灣相較之下輕鬆許多,林有個波蘭朋友的孩子就讀小學二年級,一星期只有兩天需要上午八點上課,其他時間只需要中午到校。如果隔天是上午八點上課,前一天老師就不會出作業,就連寒暑假也沒有作業,孩子可以擁有無拘無束的假期。

在波蘭執教時,林蔚昀曾碰上學生作點小弊,或者是在天氣很好的課堂上被要求外出上課甚至乾脆停課。對於一個來自台灣的老師而言,一開始遇上這些事會驚訝、憤怒,甚至懷疑是否自己教不好,但久而久之發現波蘭學生就是這樣子,也就不再在意。和台灣學生比起來,波蘭學生在求學過程中承受到的壓力是較少的,這對他們的學習效益是好是壞很難去定論。「學習是個人的事,是好是壞都看個人。」她認為波蘭社會和台灣社會比起來沒有比較好,也沒有比較糟,但是在波蘭人的價值觀中有一個非常值得欣賞的態度,就是他們對於「失敗」這件事的包容度很高。失敗在這裡沒什麼大不了的,也不一定要成為成功之母。「這樣是好是壞也沒有一個一定的標準,我只能說在這裡生活,我個人感覺壓力比較小,至少,不會覺得一定要成功,不成功就會被人指指點點,說沒有競爭力。」

將孩子視作獨立個體

即使有如此異地多元體驗,個人成長也非一帆風順,初為人母時,她曾認真翻遍各式育兒書籍,依然挫折不已,後來接觸許多波蘭本地媽媽後,理解波蘭人對孩子不會有特別的期待、壓力甚至是標準。林蔚昀終於恍然大悟:孩子才三歲半,他又不是捏麵人,為什麼要把他捏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呢?

林蔚昀說,現在的她更深刻的感受到,每一個孩子來到這個世界,都應該被視為一個完整的個體看待,無須刻意訓練,她也從尊重孩子的互動過程中發現,小孩教給大人的,甚至比大人給小孩的多更多,不會因為父母年紀比較大就一定懂得比較多。

正視情緒、面對失敗
是每個家庭的課題

林蔚昀說:「以往當我與丈夫吵架或情緒失控時,會有強烈的罪惡感,因為我不願對孩子造成負面影響,覺得大人吵架的醜態,不應該在孩子面前發生。後來,念頭一轉,我自己都做不到情緒管理,卻要一個小孩子去控管自己,這不合理。我要我的孩子變成一個不懂得釋放情緒的人嗎?不懂自己,不開心不高興不喜歡要藏起來的人嗎?」

因此,現在的她,不再視表露情感為畏途,也鼓勵孩子去接受與認知自己的失敗與不完美,想哭就哭。她說:「這都是存在在我們的生命經驗之中的。當然,好好溝通和諧共處是一件好事,但是不應流於生活的表象,難道親密關係裡頭只有相敬如賓而已嗎?」

林蔚昀說,因為人與人溝通裡其實是充滿很多衝撞的,是動態的過程、來來回回、不安、衝突的過程,人不需要為了扮演別人期待的模樣而去壓抑、斬斷自己的情緒。就算吵翻了,結束後彼此還是能夠好好坐下來討論與溝通,讓雙方的意見前進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然而,這並非一朝一夕就能達成,而是要以互相信任為基礎,並從不斷的挫折失敗中學習。

當孩子不開心、不高興感到委屈時,林蔚昀會以擁抱與輕拍等肢體語言表達安撫與支持,做孩子立即的情感支援,讓他知道,無論任何,父母都會在身旁陪伴著他。
教導孩子接受自己的不完美,接納失敗經驗。她以為,成就不等於快樂,生活穩定也不等於快樂,經濟高收入也不等於快樂。林蔚昀說,我們這一代,或是我們的下一代,又該如何去翻轉和定義成功呢?就像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,但我和我的孩子未必要符合我的想像。同理可證,我們也未必要符合孩子對我們的想像。父母與孩子,都應學習去容許期待上的不完美。

耐心陪伴傾聽
引導獨立思考 成熟負責

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中,她漸漸體悟到,當孩子年幼時,正是人格型塑的階段,這個角度來看,父母和孩子的關係就不會是孩子是否乖巧,孩子要長成怎樣的期望,而是:作父母的可以給出什麼?給什麼樣的支持?想要留給孩子的印象是什麼?林蔚昀常問自己:「我希望我的孩子記住父母的什麼面貌?」這也使她放下患得患失的教育方式,從愛的角度去看待她與孩子的親子關係。

說到自己的成長過程,她認為,生命中的青春期如果沒有度過,終究會在人生中往後延宕。她以自己的經驗為例:「我寧願在該度過的時期度過,寧願在小時候擺爛或經歷該有的衝撞,而不要延宕到三四十歲,才在過青春期。在這個過程中,要去引導孩子去思考:成熟、獨立、負責是一個怎樣的狀態。」

伴隨孩子的成長,林蔚昀驚喜地發現,自己正一點一滴的改變,對她而言,家庭中的每個人,都是一起成長的,因為關心孩子的成長與教育,父母也必須打開心房,去思考、去體會,畢竟能與孩子一同學習,是一種彌足珍貴,不應錯過的生命體驗。

聯合勸募協會呼籲家庭陪伴孩子一同成長,培養孩子情緒管理、自信心,建立正確價值觀等,擁有足夠的養分根基,面對外來挑戰。而家長也是需要學習,特別對於經濟或資源較缺乏的家庭,更是不容易,因此聯勸偕同社福團體,以多元教育服務方案,引導介入,期待孩子擁有正向、積極的人生態度。